EN [退出]
祖国在我心中作文开头>中国新闻

_中国足坛:拨乱也需反正

2017-11-18 04:18

《新闻1+1》2010年1月22日完成台本

——中国足坛:拨乱也需反正!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中国足坛的大整顿又有了最新的进展,这一次牵涉进去的人物是中国足坛的掌门人。

(播放短片)

解说:

今天上午10点,从国家体育总局传来的,显然不是一条体育新闻,它使整个社会再次将目光对准了中国足球。一个小范围的新闻通气会,一段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崔大林的简短发言,对整个中国体育界影响巨大。

崔大林(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

最近,南勇同志、杨一民同志以协助公安部门调查商业贿赂操纵足球比赛和赌球的案件。国家体育总局决定,免去南勇同志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党委书记职务;免去杨一民同志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职务。

解说:

或许是有关方面事先预盼了这一消息的冲击力。今天,国家体育总局限定了通气会的规模,只有近十家媒体获得了参会名额。但与会人员发现,今天一大早,会议开始之前,各大媒体的长枪短炮就早已经在会场外守候了。

足协更换掌门人,原掌门人涉嫌商业贿赂,这一消息在崔大林宣布之后迅速传播。同时,也验证了舆论两天来的猜测。前天,有体育报纸突然曝出,南勇、杨一民等三名中国足协高官失踪的消息。,昨天,公安部予以证实,为查清利用商业贿赂非法操纵国内足球联赛和赌球的几起重点案件的相关事实,南勇等已被辽宁警方传讯到案,接受调查。

今天,当记者登陆足协网站时,发现有关南勇的图片已被全部撤下。南勇等三人的涉案程度如何,我们还需要耐心等待司法的进一步调查。但是,在今天上午的通气会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崔大林,还是做了这样的表态。

崔大林:

利用非法手段操纵比赛和赌球违法犯罪行为,是中国足球肌体的一个毒瘤,它败坏体育风气,贻害社会,触犯刑律,必须坚决铲除。

解说:

运动员出身的南勇曾是中国足协的风云人物。2001年,南勇作为代表团团长,率中国足球队首次打进世界杯;去年1月,南勇担任中国足球运动员管理中心主任。足球反赌风暴开始之后,南勇表达了足协惩治赌球的决心,就在一个月前,他还对媒体做出了这样的表态。

南勇(中国足协副主席):

这么多年,我们在这方面下了一些功夫,想了一些办法。但是我认为,确实这样的问题不是足球一家能解决的,真的需要司法的强力介入。

解说:

一个月后的现在,当司法调查深度介入反赌球领域之后,人们却看到不是南勇惩治赌球的成果,而是他被免职的官方声明。从走马上任,到被就地免制,仅仅一年时间,南勇实现了一个人生大转折。而我们也希望,此次中国足球的大规模扫黑,也能成为中国足球的大转折。今天从国家体育总局传来的消息,或许正是这个大转折的开始,足坛大整顿还会被推进到哪一步?公众在拭目以待。

崔大林:

今年还将进一步地加大力度,切实履行行业主管部门的职责,与各相关部门密切配合,齐抓共管,对足球进行综合治理,标本兼治,建立健全常态化的监管制度,改善足球的发展环境。

主持人:

岩松,对于南勇和杨一民的离任,外面是议论纷纷,也猜测纷纷,有人说他们肯定是涉嫌腐败和窝案了,有人说也许他们没事,你怎么看?

白岩松(评论员):

去年年底开始,上映的贺岁片叫《三枪》,《三枪》好坏我们不去评价。但是从825开始,中国足坛的扫赌打黑,的确打响了第三枪。大家会去议论,小鱼、大鱼,这一次南勇和杨一民,包括张健强这样的名字可是在中国足坛赫赫有名。我觉得首先要注意今天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今天上午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崔大林副局长用的是南勇同志和杨一民同志。因为现在究竟定性和这个案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觉得最后要用法律去说话,而且免去的也是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主任、党委书记和副主任这样的职务,至于足协方面究竟将来选举谁是新的主席,谁是副主席,是需要一再推迟的,但是将要召开,终将要召开的足代会去解决的问题,我觉得这个是不能搞混的。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必须去看到,这一次大家也在说,动了真格了。但另外一方面,也有一些术语可以去解读南勇、杨一民、张健强。我注意到今天这个新华社发了一篇稿子,新华社的记者杨明也就是在上一次足坛打假时候的风云人物。他今天采访了一个法律界的人士,给我们这样解读,因为公安部的新华社的通稿用的是传讯南勇和杨一民。为何用传讯,而不是用闻讯和召来呢?法律界人士说,传讯是指这些人肯定和案子有关系,是必来不可,属于公安机关采取的强硬措施之一。我们再看,张健强是接受调查,而不是前两天媒体都在用他们三个是在协助调查,区别是什么呢?这两个用词有截然不同的意思,接受调查是查本人,协助调查是查别人。还是那句话,最后如何定性,法律去说话,但是现在我们可以自己去分析,去判断。

主持人:

司法上的事咱们先不去想,我们先说说他们两个离任了,接任他们的是韦迪,韦迪在国家体育总局是一个老资格,但是老资格进入到一个对他来说陌生的领域,他未来该怎么办?

白岩松:

我觉得要去做一个私下里的调查,可能体育总局里头同样级别的人士说,把你调到足管中心去,可能大多数都说不去,因为都知道,这儿太难了。尤其对于韦迪这样的一个功勋卓著的,成绩显赫的这样一个管理者,2000年的时候我在做悉尼奥运会的直播,见证了他所管理的举重这个领域里头,巨大的成就。你看那是女子举重第一次进奥运会,一下子几乎全包,占旭刚等等辉煌的表现。后来他管水上运动,水上运动那个时候对中国来说,一片空白,但是到2004年就开始有突破,杨军,到了2008年的时候全面突破,赛艇、皮划艇,包括帆船、帆板等等。那么,到2012年的时候恐怕更是出成绩的时候,请问,韦迪从本人来说,会愿意来吗?

另外,我们还可以人性化一点,韦迪的年龄是56岁,如果2012的奥运会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收获的收成的时候,而且水上运动的战车已经非常好的运转起来,2012年可能是很好的收获,然后会迎来自己的退休。但是,临危授命,要用大将,乱世要用重点,大乱的时候要用大将,这个时候用有着显赫成绩的韦迪来做这件事情,不管你多么不乐意,但是这个觉悟是应该有的。

所以临危来受命,大家自然产生很多的期待。因为足球不像其它的项目是高关注度的,恐怕韦迪主任今后要面临一个巨大的这种挑战和压力。另外有一点,一个概念需要解释,足协的主席、副主席是需要足代会去解决的,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头,足协主席相当于是一个名誉主席,因为是袁伟民前局长来兼任的。也许未来足协的主席可能更加实,就会形成新的选出来的足协主席跟韦迪“两架马车”,这个时候大家就期待,让足球一个新的时代,在仿佛很糟糕的局面下,全新开始。

主持人:

关于这位新主任,我们多说两句。因为今天看到有一些评论,因为这位韦主任他56岁了,还有4年,到了足坛一个新的领域,你要先弄清楚它对于外行,必须有一个摸情况的过程,要两年,接下来两年他还能做些什么?

白岩松:

我不太同意关于内行和外行这个说法,中国有很多优秀成绩的运动项目好像都在用内行取得了成绩。但是别忘了,那是一直在成功,所以在延续成功。李永波、蔡振华、刘国梁、周继红等等,那是一直在成功,他们延续成功的这种经验,并且发展。足球成功过吗?谁是内行呢?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内行可能就有千丝万缕的错综复杂的一些东西,可能反而麻烦。

第三点,我觉得这个时候需要的是思考路线和方向,外行一个思考者,可能会成为内行。韦迪主任,包括他相关的主管者都是思考者,包括带有某种学者的这种因素。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需要的是管理和确立方向的内行,而不是能踢球的内行。56岁很难进国家队了。

另外,从世界足坛的角度来说,国际足联也好,或者相关也好,都不是内行。

主持人:

再来看,大家一直议论足坛的这个扫黑都是只打苍蝇,不打老虎,这一次打到老虎了,人们就说,这次能够扫黑的程度这么深,司法介入这么深,说明个什么问题?

白岩松:

我觉得有的人今天很沮丧,有的人很愤怒,有的人很惊讶,但是我觉得综合下来的时候,反而形成了一个感觉,大家应该收获的信心。因为三枪打下来,一枪比一枪重,一枪比一枪给大家信心,因为这是动真格的了,我觉得这个时候,当中国足球的成绩和中国足球的形象都到最低谷的时候也许会出现反弹这样一个曲线了。所以我觉得,这两天来,我们收获的应该是信心和对未来巨大的期待。

主持人:

中国足坛现在是一片乱局,人们关心的是未来如何能够由乱转治。

(播放短片)

解说:

足球、打黑。从去年10月开始,不到100多天时间,越来越的球员、教练、俱乐部官员,还有足协官员陆续接受了警方的调查,他们都涉嫌操纵比赛,赌球或有其它经济问题。而面对今天,国家体育总局传来的消息,有人戏谑地比喻为以前是小鱼、小虾的落网,这次看到的是却是鲨鱼浮出水面。公众已经感受到了这股反赌风暴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一步步地推向深入。

如果说从2008年王鑫在新加坡赌球被调查,只是揭开了中国足球黑幕的冰山一角,那么接下来人们看到的像是电影般曲折复杂的情节。

去年10月中旬,原广东雄鹰总经理钟国建突然被警方控制,掀起了中国足坛接连不断的扫赌打黑风暴。一个月后,曾担任过陕西国立呼和浩特队等多家俱乐部的总经理王珀被警方控制,使得反赌取得突破进展,足球打黑这阵风暴也开始覆盖整个中国足坛。

字幕提示:

2009年11月13日,涉案人:尤可为,前成都谢菲联队助理教练,定性涉嫌赌博犯罪被捕;

2009年11月16日,涉案人:刘宏伟,原青岛海利丰领队,被拘留;

2009年11月16日,涉案人:闫毅,前武汉队门将涉嫌赌球被警方拘留;

2009年12月15日,涉案人:邢锐,前鲁能队长被捕;

2010年1月21日,涉案人:南勇、杨一民、张健强三足协高官公安部证实三人接受调查;

解说:

现在,随着足坛四大高官被调查,足球反赌已经升级为足球反腐,有一些虎年打虎之势。而对于几乎是在同时期进行的重庆打黑,《南方日报》今天发表评论,把两种打黑进行了比较。中国足球是一个网状的网络,重庆黑社会则是一个线性网络,网状的网络往往会牵扯到无数利益体,线性网络则只要铲除最顶端的带头大哥基本就可以搞定其他。

也许一开始大多数的人并未对此次足球反赌抱有很大信心,毕竟口号喊了太多年,而收效却一直微乎其微,曾几何时,任何关于中国足球的严肃讨论都开始变得滑稽。人们从愤怒走向麻木,甚至失去了编造笑话的热情。对于足球圈的黑幕,也只以“没有最黑,只有更黑”做总结。而这一次的打黑活动,则在告诉我们,中国足球真的不能永远这样下去。

刘延东(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

我希望我们这次会议,能够成为一个起点,也就是以此为开端,真正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把现在足球存在的问题是什么,造成的原因是什么,如何对症下药,把这个问题要解决好,研究透。

解说:

这是在去年10月14号青岛召开的足球工作会议上,国务委员刘延东对于中国足球的明确表态,对于这个曾经的体育市场化改革的排头兵,中国的上上下下已经无法再容忍这样的现状。而本应在2007年就召开了第三届中国足球代表大会,也一拖再拖,到现在也没有召开,很多人希望,这个还没有召开的足代会,能成为中国足球的救世大会。

1992年开始的足球改革,让中国足球走上了职业化市场化的发展道路,也迎来了一个难得的足球黄金发展期。但随后的中国足球却变得让人越来越看不懂,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球迷,却也拥有最让人看不懂的成绩,这一切都把中国足球变成了一个笑话。

如今面对着这场有些破釜沉舟的足坛地震,充满期待的球迷和媒体似乎看到了一丝光明,可以肯定的是,职业足球这个多年来藏污纳垢的角落,将会展开一场史无前例的彻底的大扫除。将风暴进行到底,并进行到顶,死去之后重新再来,对病入膏肓的中国足球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主持人:

很多人想不明白这么一个问题,其它的项目也在搞职业化,也在搞市场化,怎么就是足球能黑成这样,乱成这样?

白岩松:

我觉得这个看法里头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因为1993年的“红山口会议”之后,1994年拉开了中国足球职业化的大幕。在中国体育的注重项目当中,中国足球是先行者,是改革者。当进入了市场开始职业化之后,不仅变得更加具有透明度,大家一丝一毫都在看着,另外引进了先进的经验,国外的球员等等。苍蝇、蚊子跟着也一块来了,在市场经济的这种环境下,欲望、挑战、各种诱惑变得错综复杂,很多人站不稳自己的脚跟,站不稳自己的良心,站不稳自己的判断,逐步滑向深渊,那就是好的坏的混杂在一起。

所以今天我们回头去看,16年走过来,不长却也不短。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16年中国足球的职业化和市场化之路,不管是它的经验,还是现在巨大的教训,都给其它的体育部门的体育行业的产业,体育项目的产业化和职业化敲响了巨大的警钟。这里我们不妨说一句话,谁能够担保说,我们的篮球、我们的排球等等开始职业化联赛的时候,一切都是干干净净的。只不过是由于相对来说,它的关注度,市场的大小程度,还有诱惑和利益的相关的因素,可能还没到足球这样一个这么高的地步。因此我觉得这个时候要思考,不是说谁立即择出去的一点问题没有。先行一步的足球后来成了落后者,但是这里所隐藏的巨大的教训,应该引起中国其它体育在职业化和市场化当中,引以为戒,可能不是没有问题,而是让今后坚决不能有问题。所以我觉得中国足球的确在职业化和市场化上,既扮演了改革者,又积累了足够多的教训。

主持人:

这16年的职业化和市场化的路程走下来,它现在往前走了多少?因为我们一直说他在绕大圈子。

白岩松:

这个阶段恐怕是我们必须要经过的。我刚才已经说了,15年不短,也不长,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我们具有某种后发优势,这种后发优势就是我们跟英格兰、跟意大利等等很多联赛比较起来,我们走得晚。但是晚有晚的好处,你去借鉴它那些最优秀的地方,让自己压缩成长的空间。所以我反而认为,这一次三枪打下来,有可能使大家真的开始觉醒,真正用思考来解决中国足球长期发展的问题,而不是为眼前的政绩或者成绩服务。

主持人:

听到过这么一个成语,叫“积重难返来”,来形容中国足球走过的这些路,目前的这种情况。现在两名主任被拿下之后,他们就能够带走一切责任吗?接下来会是一个什么局面?

白岩松:

我觉得现在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这是一个目的还是一个手段的问题,就是三枪打下来。我想反问一个问题,我们动手术之前先消毒,消毒是目的还是手段?谁都知道,消毒是手段,目的是要通过手术去解决肌体当中的疾病,让它健康发展。但是消毒是很重要的,否则你在这样一个细菌丛生的环境当中,你即使手术很成功,也有可能产生并发症,最后还是死亡。

我们归根到底的目的是希望中国足球能够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接下来要通过改革,通过手术让它健康发展,但是我们先要大范围地消毒,让它的赌、黑、假,操纵比赛,商业贿赂等等这样的细菌丛生的环境,真正被根除,所以我觉得三枪给了我们信心。

但另一方面,也可以提出一个问题,什么样的问题呢?就是说,我们能不能这一次扫赌打黑之后留下一个规章制度,让今后的人都知道我要触碰了什么就没戏。

主持人:

是不是把这两位主任拿去之后,接下来就是一个相对比较好办的局面了?

白岩松:

我们希望产生这样的一种期待。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不能把责任都交到了南勇和杨一民、张健强或者很多人的身上,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我举一个例子,我作为一个球迷,另一方面是一个新闻人物,我也在反思,过去可能是把足球当成一个痰盂,往里吐个痰,转身走了。愤怒是很容易的,我们如何建设呢?比如说最重要的一点是,球迷、我们所有的人,包括媒体的记者,我们可不可以给像崔大林、韦迪、管足球的人一个长期发展的良性空间。足球一年出不来成绩,我们给它五年、十年的时间,大家一起去商量怎么走上正确的道路,我觉得现在的体育总局,包括韦迪,最需要的是时间和建设的环境。这样的话,足球将来我们所有人会分享它的骄傲。

主持人:

岩松你是球迷,你懂得这一切,你觉得现在目前中国足球未来的路该怎么走?谁最清楚?

白岩松:

回到最简单的正确的发展道路上。另外,政绩和成绩不是我们眼前能追求的,一追求必走形,而是尽早地确立一个良性目标,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这样的一个决策中来。

当前文章:http://adte1.szielang.cn/c/20171116/cyveg.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04:18

全国天气  上海公积金  吉林市教育信息网  红蜻蜓歌曲儿童歌曲  中秋月 苏轼  扬州  中国式关系  玄奘的身世是什么  呼和浩特车管所预约网  二手丰田塞纳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中国足坛:拨乱也需反正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成都莫言评价余秋雨_富阳人才网